在線客服系統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永正動態 >> 永正新聞

醫保局橫空出世,醫改迎來大調整
發布時間:2018-3-22 10:57:41  共閱:1181次

  醫藥網316日訊 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發布,一夜之間,讓整個醫藥界沸騰了!

 

 為統籌推進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改革,更好保障病有所醫,方案提出,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

 

 按方案,主導醫藥市場政府部門的職責被重新洗牌。調整幅度之大,超出許多人想象。食藥監總局撤銷了,醫改辦沒了,衛計委更名了,還有,醫保局來了!

 

        (圖片來源:中國醫療保險)

 

 根據方案,國家醫療保障局的主要職責是:

 

 擬定醫療保險、生育保險、醫療救助等醫療保障制度的政策、規劃、標準并組織實施;

 

 監督管理相關醫療保障基金;

 

 完善國家異地就醫管理和費用結算平臺;

 

 組織制定和調整藥品、醫療服務價格和收費標準;

 

 制定藥品和醫用耗材的招標采購政策并監督實施;

 

 監督管理納入醫保范圍內的醫療機構相關服務行為和醫療費用等。

 

 以往衛生部門、人社部門爭論不休的,藥品采購工作究竟誰管這個問題,如今國家給出了答案,將由國家醫療保障局全盤接手。

 

 早在2017628日,國務院頒布《關于進一步深化基本醫療保險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強調其重要性和急迫性,將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提到了新的高度。

 

 《指導意見》提出,健全醫保支付機制和利益調控機制,實行精細化管理,激發醫療機構規范行為、控制成本、合理收治和轉診患者的內生動力,引導醫療資源合理配置和患者有序就醫,支持建立分級診療模式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健康發展,切實保障廣大參保人員基本醫療權益和醫保制度長期可持續發展。

 

 可見,如今,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成立,將極大的促進該文件的落實推進,對于醫療機構、藥企都將帶來非常重要的影響。

 

 醫保局,成為藥企最關注的部門

 

 國家醫療保障局成立之后,將成為藥企最關注的政府部門。有以下三個原因:

 

 1、市場準入

 

 對于國內醫藥行業來說,到底什么是市場準入?我們可以狹義的理解為:招標,進醫保。

 

 藥品通過不了招標,就等于喪失整個醫院市場。再者,藥品若進不了醫保目錄,即使通過招標,對其市場也將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招標、醫保目錄都是市場準入,而現在這兩項權利都落到了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手上,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2、嚴控用藥

 

 醫保控費,顯然還是2018年的關鍵詞。在醫保控費的大招下,對于藥企而言,進目錄只是個門檻,醫院準入和醫保支付標準才是重中之重。

 

 國家醫療保障局擁有從源頭控制費用的權利,對于此前用量大的藥品、輔助用藥將有直接的控制權。此外,在醫保支付標準下,將促使醫院在合理用藥的基礎上,使用成本最低的藥品治療患者。未來,在醫保大環境下,各方利益的博弈會更加明顯。

 

 3、直接決定藥價

 

 此前,對于藥品價格,發改委管定價,人保部管醫保目錄,衛計委管招標采購,最后由醫保來支付,花錢的談不了價格、管不了規范使用,結果造成醫保壓力越來越大。

 

 如今,由國家醫療保障局接手藥品招標采購,一方面體現了誰付費、誰操盤,另一方面,在現實的醫保資金下,將采取藥品中標價格與醫保支付標準緊密捆綁的方式,以實現各方利益最大化。

 

 在這種情況下,醫院或者醫聯體可以根據醫保支付標準,來對藥價進行談判。他們甚至可以委托第三方平臺、各地醫保局進行藥品談判。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在醫保支付標準的基礎上,降低藥價,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說,醫保將從多個角度,直接影響藥企,甚至關乎企業命運。而其中的掌舵者,就是國家醫療保障局。

 

 三明模式將全國推廣?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顧昕表示,新成立的國家醫療保障局,整合了醫保基金管理、發改委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權,一定會加快三醫聯動,尤其是醫保支付改革。

 

 實際上,有些省市已經率先完成了三保合一的工作。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的典型代表就是福建省的三明模式三明模式使醫保在三醫聯動中發揮了關鍵的杠桿作用,最終實現了醫保基金扭虧為盈,藥品招采趨于合理,過度醫療受到遏制。

 

 近年來,國家多次在公開場合表明對新醫改明星三明模式的肯定。由此看來,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成立后,在全國推廣三明模式是很大可能的。

 

 多年以來,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出現諸多亂象,也正因此,在多年的全國人大、政協會議召開期間,有不少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呼吁對現有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政策進行改革完善,甚至呼吁取消。

 

 針對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在今年的兩會上,有提案直言由地方政府包辦的藥品招標政策嚴重走偏,異化為變相行政審批,衍生出諸如地方保護、區域封鎖、行政壟斷、指定配送中標、甚至商業賄賂等一系列問題。

 

 在業界的呼聲中,招標降價、二次議價、醫院控費等,都是目前亟待解決的燙手山芋。

 

 現行招標管制或廢

 

 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橫空出世,實現了三保合一。新的主管部門,既有權,又有錢,可想而知,其對于醫療服務體系的發展與衛生資源的配置,將起到重要的決定性作用,特別是在藥品招標采購方面。

 

 顧昕教授表示,中國式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制度,實際上是只招標、不采購,因此只能稱之為藥品集中招標。在醫保支付改革加快,單病種付費與DRG付費隨之推進,在這種情況下,對于醫院使用的藥品來說,藥品集中采購就沒有必要了。

 

 顧昕教授認為,如果在醫保支付改革順利推進的情況下,估計兩三年左右,現行藥品集中采購將可能被廢除。

 

 藥企大洗牌來臨

 

 統管招標、醫保、藥價三大法定的醫保局,注定要在醫改進程中發揮巨大作用,這將徹底影響所有藥企,又一個大洗牌時代將來臨。

 

 藥品招標、醫保目錄,都是市場準入的范疇,過不了招標、進不了醫保,就徹底失去全國公立醫院市場。

 

 目前國內藥品重復性生產眾多,競爭非常激烈,但畢竟中標數量有限、醫保目錄有限,大批藥企命脈、七寸都將被牢牢捏住,弄不好即有可能被徹底淘汰。此消彼長,也將有部分藥企將藉此異軍突起,格局將大變。

 

 至于藥價,未來醫保國家談判一定會加強,一次談判,進軍全國,有我沒我,一錘定音。忍痛割利,不得不從。

 

凤凰彩票下载地址